分类:
2019-01-11

羽毛

李晓愚

多数时候,她像羽毛一样轻
像无一样没有痕迹
像没有一样寂静
她说无人能承受这无法承受的轻
除了轻到没有的羽毛
在羽毛无的躯壳里
长着沉重的有
一个人的名字就是万有引力
有时飘坠,有时飞扬
有时希望,有时绝望
但它的存在始终是无
拥抱它的悲伤就像拥抱没有一样寂静

【阅读】

2019-01-10

花谢

江南雨


一朵花儿开了,另一朵花儿榭了
桃树摇晃了一下

一枚桃子熟了,另一枚桃子落了
大地摇晃了一下

儿子出生时,妻子摇晃了一下
父亲去世那天,乡下的老屋塌了

现在只剩下我,和年迈的妻子
怀抱夕阳,摇晃在这冷暖交集的人间

还有些征兆,可能也适合比喻
我的摇晃停止了。那是后来的事

【阅读】

2019-01-07

小寒词:四章

陕西顾念

小寒词:活着或者其他

我开始想要改变我的贫寒了,就像是试探
那些忐忑的心动。现在,寒冷从衣领钻进去
姑娘,你说,我能就这样拥着你取暖吗
这个季节,你的手冰着,一直都不想出门啊
阳光零散的洒落一地,你和我都感觉不到温暖

我们都是这人世间挣扎的小人儿。雪在远方
黑夜越来越轻。山高水长,需要走很远的路
而我,作为羸弱的书生,身体里囤积了三十多年的雪
山河也好,草木也好,姑娘,关于这些
羽绒服裹不满我苍冷的目光。宇宙辽阔
我们都不能给对方更多的温暖

那就这样吧!寄希望于明天存在的方向
被喝令着说出幸福感。执念和头盖骨一样坚硬
需要一把火,在温暖目光的同时,照亮黑夜。那就这样吧
我们暂且先各自安居在渭水的两岸,许多黑色的水鸟
在夜里扑打着素色的冰花。我们都在和时光豪赌
在和自己较劲。已经这么冷了,还没有一场像样的雪来过

小寒词:破境

有好多故事到后来都是离散了。现在
入乡随俗的也想口占一首五言七律。翻了一本史书
读到死去的那个人,就忍不住流出眼泪。山林寂静
我爬在那张油污的八仙桌上,睡的鼾声四起

渭水上空的尘霾,像小锅里的油烟气。天空漆黑
但有一粒一粒的欢喜,生长在白纸上。姑娘,你说
我能牵你的手期待一场大雪降临吗?这个季节的冷意
就像真实的善恶,而我,绕过你的疏离
姑娘,我总是忍不住和你说起我的忐忑。黑夜落满了污泥
我想要面对一场未知的雪,也同时面对一场孤独

我绕着长安而过,看见奄奄一息的信仰。生命如尘土
姑娘,就像你矜持的下巴高举。我把欲望置换成信仰的曾经
比如我需要一场大雪,让自己长出白色的眉毛。已经这么冷了
这个城市还是人声鼎沸,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

小寒词:陈词滥调的信仰

爬在床上写几句诗,窗外的霾浓的那么压抑
这天气冷的像爱上的那个姑娘,像就着一杯浓茶
聊一些过去的事情,还有贫穷和理想
包括文艺青年的务虚,就像骨头是黑色的
就像头颅,已经低垂着就过了这么多年

姑娘,就像崔健的假行僧一样,我有一些坚守
比如就这样纯粹的爱上。世界荒芜,自由
在这个星期日的上午,我写着小寒词,和你打着招呼
却好久没能提起我陈词滥调的信仰。那也是人生啊
这一切都不是阴暗的。在渭水以南,已经这么冷了

我句子里流落的长安,还有那个阁楼,在多年之前
绕很久也未能走出去的院子。姑娘,你说
这一切发生的恰如其分你信吗?钢琴的黑键白键
就像这些寥落的诗歌。我写过的这么多无人观看的心动
已经很多年了,我还是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互取暖的姑娘

小寒词:小寒已至

翻了一大本的诗集,翻不到想要的那个句子
这个冬天,夜晚凌乱而布满思念。就算是在写情诗
在对话里聊起我的一把胡子,我很轻易的就能承认
失眠是因为爱恋。有些事件是真实的,我说,姑娘
在昨天,我家的酒就都让我喝完了

这城市上空,雾霾已经很重了。在渭水边行走
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水中,水中有叹息一样的水草
姑娘啊,我知道我行走的道路或许和你平行
也许更像是“八”字撇捺行走的方向
可我还是忍不住在你身后多沉默了几秒钟,沉默
就像是此时,水草中间尚未出生的水鸟

姑娘啊,小寒已至,你眼里的暴雪迟迟不来
今日,我假装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孩子,握你的手倾诉爱恋
你的手那么冰,像是我在寒风里朗诵过的那瓣月亮

顾念 2019.1.6 在长安

【阅读】

2019-01-07

吹吹打打

小野


吹吹打打
是腊月山乡的节奏
母亲在吹吹打打中
几次迎风落泪

远嫁的姐姐
穿着红夹袄的姐姐
翻过三老汉梁
一年回来不了几次

直到母亲
在吹吹打打中
被抬上后山
远嫁的姐姐
也没凑齐

一想到
没凑齐的原因
吹吹打打的唢呐锣鼓
便把声音
提高了一倍

噼噼啪啪的炮仗
也多响了几声

【阅读】

2019-01-07

1996的《吉赛尔

赵俊

他们将一场芭蕾舞
定格在胶片上。以此凝固
舞者们最盛放的青春
在真实的生活中,他们的青春
已经在二十年后面临着枯萎
就像他们演出时收到的百合
在几天后就失去了水分

当IMAX的巨大褶皱银幕
展示他们蹁跹的脚尖
清晰度的缺失一览无遗
那些颗粒作为年代的释义
长期存在。这种粗粝明显带着
上世纪的质地。一种技术的老去
比人们的衰老的速度更为迅疾

只有那个谢幕时的首席指挥
满头银发,可能现在
还躲在幕后,指挥着新的
小提琴手,他们的微笑
被注入青春的激素
含苞欲放的舞者扬起马蹄铁
践踏着躲在角落的退役者
他们一直踮着脚尖。连追光灯
都不愿意捕捉他们的皱纹。事实上
他们没有看到未来的舞台

【阅读】

2018-12-30

回忆

谢克儿

《回忆》


有时候,教室成了回忆中的布景
我时常穿越过去,拿回一些被尘封的作业
也一起拿回那时,那些连焦灼都充盈着青春的故事
当它再也无法见证我的成长和进步,我就是一个
借了某个教室的时间,没有准时归还的学生
要是我中学的图书证能续期就好了,让我还能停留在
熙熙攘攘的青春,我的故事同样讲着你的故事
几层楼梯,上上下下的青涩爱情,我都想一并不还
而绝不会像现在,我只能在兜兜转转的回忆里
忘记了你的模样,我习惯了一种身不由己的小气
我习惯了爱上你却从不向爱情充值,和续期
我回忆的布景从来一开始就阳光明媚,那时你刚刚走进教室
那时我还会羞涩,那时你从一开始就对我说
嗨!今天放学,我们一起回家

【阅读】

2019-01-06

无人之境

李昀璐

一个人,也要活成一个家庭
一个乡村,一个城镇
努力的生活,认真地说话

逃逸的词语,是远走的故人
一个词是另一个词的道路
一个词是另一个词的渊薮

要很多诗行,才能感到暖意
才能度过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

多么残酷的季节,插下的木棍都会发芽
隔世的桃花绚烂盛开,赤地之上白鹭栖息
却无法生长出另一个人,城镇的另一部分

只能花再多一些时间,造出一艘船
在风和日丽的午后,目送它,独自远游

【阅读】

2019-01-02

窗口

楚衣飞雪



我说的不是一般的窗口
是窗口里,整齐划一的童声
如火种,在这混沌人世
稳着缺憾

天真烂漫的修饰
在雨水的经过中
驮着闪电,朝阳的力
纸质的声响,潜藏着完美的纯净

秋天的背景里。谷穗一颗比一颗饱满
我知道,一些积极向上的词在生发
一些举手的生动,正在清晰
"书声过处,皆有祝福和光"

站在他们窗前,听不到过多嘈杂
多么一致的仰望
我在他们身后,像提着自己的钟声
世界的动与静,都在此时交汇

【阅读】

2019-01-01

寻光记

胡查


请你为爱做一盏灯笼,
在须发皆白的雪夜。
你不必提它走远的路,
且于近旁圈一地光。
你不必接受远方的邀请,
故国山川,终究被眼瞒。

请你为爱凿一口井,在地底
觅得一两粒火星。
你亦不必认定此生庸碌,
细火虽融雪,到底意难平。


2018.7.19

【阅读】

2018-12-22

冬至,给父亲去

奥古曼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父亲,走在另一条路上
天堂的入口,人间的出口
不断照过亲人的面孔
钻天入地的飞机、火车
轰轰作响,吞来吐去

在北方,我们年年有约
冬至,给父亲去上坟
取暖的柴薪、香火带上
袅袅的思念带上
一一点燃,让风吹……
我再次将父亲遗言默念
照顾好你母亲
照顾好善良、雨水、甜蜜糖果
记住一条条河流,一场场雪的温暖

我惊喜,紧挨寒冷的一些日子
哭着哭着就笑了,梦着梦着就醒了
父亲放在我嘴里的白矾
突然变甜了

【阅读】

2016-08-09

菩提

宇轩




最初,只有风在街角撒欢
后来是雨
法梧桐叶片
手持黑雨伞的人
纵然世事陡峭如天气
我愿普度众生的经纶慈悲如莲
我愿寂静
如它永恒



说浪花,而不说破碎
说海天一色,而不说人群谦卑
万物近契又辽远
菩萨啊
在我双膝跪地闭目合掌之际
梵音叮咚来自哪里
恰如清泉回响心田



星月在天,稀松平常 
唯春蛙叠起如经卷古老 
足够醒悟屋后田园 
空气中 
时时刻刻恣意植物生长的气息 
一年之中,我所喜欢的夜晚大概如此 
有生之年,我所倾心的寂静大概如此 



海水宽阔如童年 
梵音悦耳如童年 
阶院陀黄如童年 
海鸟顽皮如童年

 
5
紫云英带我来到山中 
庙门之前 
我是云朵下面 
现形的碧翠 
是顽石 
是青苔覆上庭阶之果敢 
是穿过经纶的海风 
是海风传播喜悦的浪花 
是浪花腾跃时 
一点心疼 
一点破碎 
是破碎后的心声 
是心疼后的顿悟和忏悔 



常常啊 
我在河边散步 
又在树下听风 
在没有过去 
也没有未来的风声里 
打探自己的消息 



有时我在梦里 
却又忘记身处梦境 
有时身陷群山 
已然忘记山中岁月 
菩萨啊 
请你告诉我 
被我们穿戴在身的长天浩日 
哪一天不是福祉 
哪一天不是祸端   


【阅读】

2018-12-22

洗头

Jo乔

母亲卧床一周多了
说头皮痒,想洗头
我说,我来给你洗吧
母亲迟疑了一下
然后点点头

我打来一盆水
兑好水温
扶着母亲坐下
把她的头发放在水里
浸湿,打上洗发露
和小时候母亲给我
洗头的动作一样
轻轻地,在她头上
挠啊挠

这是我四十多年来
第一次给母亲洗头
她显得很开心
当我低头换水时
却发现,母亲的眼角
淌着泪水




【阅读】

2018-12-28

我还是愿意选择

依清


我听闻一些无关紧要的新闻
从方圆千里外
在小巷子里传播
我知道,你不会来
月亮越过山头后,就圆了
太阳出现海面,夏天就到了
你在一场难忘的感情后
就打点东西
敬老院成为了避难所
一个人的孤独与另一个人的孤独
太难以明白
地球一边的消息抵达另外一边时间越短
我们彼此的孤独就越遥远
黑夜吧,黑夜好啊
孤独得以滋养,枝繁叶茂
开花结果
天亮之前,一一枯萎
我们洗刷一遍,光鲜亮丽出现在彼此面前
你说昨晚睡得很甜,梦很美
我也会这样回答你,隔着一具皮囊
但在今夜,我们依旧感觉
在光天化日的
我们的对话,远比南极与北极的遥远
更远
我还是愿意选择在黑夜里,凝视你

【阅读】

2018-12-28

山下

梦大侠

山下


从黑暗到明亮。如果近距离凝视
你会明白,那些昂仰着头颅的葵花
其实并不需要阳光。因为一片草的约定
它们从未缺失,六月你必经的路旁

谁可以告诉我,这里的一切都曾尝试
屈向丛林的台阶,屈向刺进天空的阁楼
成为一种向上攀登的方式
但它就在那里,在你的一瞥里

就像门板对光线充满畏惧
你的现身让溪涧在桥的跨度里
有了一个完整的段落。不用回头
雾霭中的河流,带不走满城的云霞

必须承认,晨钟和暮鼓遗忘了青城
一阵微风,棉花的手指,让密林下的
山体,有了一颗玻璃心
在每一次走近,都让我看到山的众神

沉默,寂静,呼喊或者回答
都在山下的泥土持续生长
桢楠拒绝复制荆棘疼痛的尖叫
却无力摆脱宫殿致命的索取

因为有洞穴,才有了山的修行
这些道友,并不需要登临山巅
一炷清香一轮明月,都能让他们
在半路上截住你身体的疾病

一座城的人,都为这座山骄傲
而我宁愿把一生的激情
都浪费在色彩变暗的山下
守着一块墓碑——我在这里


at the foot of the hill

From darkness to brightness, if staring at it from the short range
You would understand that those sunflowers raising their heads
Actually don’t need any sunshine. Because of appointment of a grass
They are not missing, along the road you must pass by in June

Who can tell me that everything here has been tried
The steps towards the jungle bent the garret of the sky
Become a way to climb up
But it is there, in your glance

Like the door full of fear of light
You appearance shows the stream in the span of the bridge
With a complete paragraph, no need to turn around
The misty river doesn’t take the rosy clouds across the city

You must admit that the morning bell and drums forgot the city
A breeze, fingers of cotton let the mountain of jungle
Get a glass heart
Every time I approach, I always see the deities of the mountains

Silence, shout or answer
Continue growing in the soil under the mountain
Phoebe zhennan refused to copy the scream of pain of thorns
But unable to get rid of the deadly request from palace
Only because of caves, there remains the practice of the mountains
These addicts do not need to climb up to the mountain
A faint scent and a moon can make them
Stop disease of your body on a halfway

The people of a city are proud of this mountain
And I would prefer to have the passion for life
Wasted under the mountain where color dilutes
Guarding a tombstone —— I’m here

【阅读】

2018-12-20

二爷爷走了

风驰天下



二爷爷走了。父亲在电话中说
语气压得很低很低
生怕大点声说,会让二爷爷走的不放心
老辈儿都走了
一个贫困的时代终于被二爷爷领走了

那些旧的发亮的东西,仍守在屋里
盖碗的青花瓷茶杯,有了时间的裂纹
小铜手炉,听话的靠在墙角沉思
这个冬天,木炭已经涨了好几回价
榆木的拐杖,啥时候自己走到了屋外
桂花树下
它站着,在听大雁的队伍里传来口令

它们在替二爷爷看着家门
替爷爷,奶奶们迎来了立春,除夕,迎来了新年快乐,爆竹声声
它们替祖辈们送走崎岖的山路
滑倒在雪中的夜晚
一个个弓背的昨天

铮黄发亮的藤椅,一下子如释重负
它似乎感受到莫名的空
阳光射进屋里,把它的影子向右又挪了一寸
它听到了炉子上水烧开的咕噜咕噜
那只芦花猫借着光亮,跳上了藤椅
这是它与二爷爷最惬意的下午
椅子忽然感受到了往日的重力
微微颤了一下

刺槐大门关上时,一把新锁
将那些咳嗽,中药的余香
连同泪水与哭喊,一起封在了门内
雪开始下起来,扑簌簌
敲打着的檐口,一条小路
已然,不见了踪影

【阅读】

2018-12-09

生命

二手志摩

 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人们说
 一条生命呱呱落地  剪断脐带
 清理羊水和血污  撕心裂肺
 你憋得紫红的小脸  终于发出
 昭告世界的一声响亮啼哭  这世界我来了
 你周围所有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
  说多么健康的一条小生命

  塞伦盖蒂大草原  草长莺飞
  是生命诞生的季节
  瞪羚母亲  正在经历阵痛
  先是两条后腿然后是整个胞衣与羊水
  带着血污一股脑儿倾泻而下
  新生命   一只小瞪羚来到这个世界
  这是真正的呱呱落地

  我不得不歌颂母爱
  瞪羚母亲得赶快撕去胞衣舔干血污羊水
  大草原危机四伏  新生儿浓烈的气息
  会很快引来捕食者—狮群、鬣狗还有豹
  我更要歌颂生命  这条小小的生命
  得在半个小时内站起来
  蹒跚学步  迈开步伐跟上母亲

 不是每条新生命都能顺利地活下去
 幼小的身体  瘦骨嶙峋
 单薄的四肢  得立即承受生存的压力
 无比艰难  弯曲的关节拼命地蹬动
 要找到一个受力的支点  
 一次又一次  颤巍巍地站起来艰难地试图平衡
 又一次一次  狼狈不堪摔倒在地

 母亲只能在旁边鼓励  提供一点点帮助
 这是每条生命要经历的  劫难或者叫考验
 终于稳稳站住  迈开生命的第一步
 第一次跑动  第一次进食
 一次次跌倒  哭或不哭
 又一次次爬起  再次前进
 能说什么呢  这就是生命

【阅读】

2018-12-09

回故乡散记

周培清


(一)空村

空村不见人
但闻人语响

静听
是远年之村声
在心底回荡

(二)废屋

久久地凝视着面前残破的废屋
砖石地基,黄泥屋顶,土坯泥墙
是父亲当年起早贪黑筑起了它
如今它满身疲惫,满面沧桑
就象当年老了的父亲从地里劳动回来一样

(三)枯井

已经干枯了多少年
象奶奶的一只眼晴

当年打水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把那清洌甘甜也带到了远方

(四)小学操场

操场上的野草
青草、灰菜、大麻蒿
长得和当年的学生娃一样高
风吹来,交头接耳,摆臂伸腰

(五)村后的山

小时候,觉得村后的山是那样高大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
是山变小了,还是你长高了

(六)沙土的招呼

走在村前的沙土路上
脚底下沙沙沙,沙沙沙

这是沙土在向我亲热地打招呼呀
它们一准认出了皮鞋中当年的那双光脚丫

(七)沒见上面的花

错过了季节
马莲花,打碗碗花,狗尾巴花
还有许多的花都没见上面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上一面呀
或许,仍旧是只能在梦中了

(八)老树

走出去老远老远了
回头,那几棵老树
东一株,西一株
还在村前眺望、招手

【阅读】

2018-12-19

雪夜

雨小慧


秋葵断下头颅后。她看见
风是硬的。看见
斜插青艾的一截长衫有了皱褶。
黑色的梯子很长

枯死的荷条捆扎在盐渍藕片下
荻花顺着泪滴飘落
白花花的盐渍漫过去,蝴蝶枯萎
等月亮落下,低于圆镜。

她看见死多于生。写下的地址露出浅浅的齿印
雪在煮酒,黎明的窗前太阳晃了一下
就走了。你喊抱你一下
她就轻轻抱了你一下。

【阅读】

2018-12-17

烧烤摊

王江平


你到来时,天气已发生微妙的变化
但不妨碍,我们穿过小巷,转身投入

热浪卷起的巨大菌尘中
想来——我们已多年不见,必不可少的食物

会层层地筑起在你我之间。我们把想说的
冷暖好坏,都默认在里面,并嘎嘣嘎嘣吃出响声

吃,只是我们推心置腹的一部分。我还留意到
你悄悄从眼角,释放的几朵白云——可能我也有

我们曾经交换或者递来递去,直到天上的云层
足够厚,足以发动一场大雨,笼罩在我们的四周

雨里,有人在他闷闷的中年打出鼾声?
“多么恐怖!”这不,我们的整个下午

像纸屑一样,被乱风卷走。只有散尽的街道中
杯盘已碎,亚热带植物,迅速长满你坐过的空椅子

这是我此后大致记得的模样,还有知了,失控地
叫响着洗净的天空:知吾……知吾……知吾……

【阅读】

2018-12-15

秋日海棠

一粒沙

 
我把自己按进一只猫的影子里
以匍匐的扭动,割断十一月的长空
 
这边的风,很急
那边的消息,传来的很迟
甚至可能被逆行的帆船,阻断
 
我在十一月的割裂里。剥离
目睹银灰色的发丝,卷进秋日海棠里
午后的阳光,从我的外套上离开
绕过海棠,还试图躲过
柿子树,去割裂她微皱的皮肤
 
她半眯着眼睛,抬手了挡了一挡
便与侧边的我,谈论起她的丈夫
一个从未对她大呼小叫过、过于木讷本分的老兵
 
她侧过身来,羞赧地低着头
在沙沙的落叶声里,谈论他初次上门时的
羞怯与憨厚
谈论他们经历过的贫穷,和夜晚敲响的石头
谈论他们生过的每一个孩子

提及他生前未享过的福时,阳光正均匀地
布在她的脑门上、耳垂下,脸两侧衍生出来的沟壑里
 

【阅读】

2018-12-13

太平洋

宗海


被命名的水。被驱赶的水。被牵引的水
游弋,奔跑,追赶,撕扯
发出经久不息的声响

大海的身体里,永远有一对冤家
我站在一张图片之外
倾听和感受万钧的能量
所激发的气势、意志和表现

这世界日渐荒芜,驳杂,平庸
到处都是渺小和琐碎
只有天的那一边
持续涌动着绿色的雷霆……

站在空旷的河西走廊向东张望
我愿意隔着遥远的距离,感应翻卷的涛声
与一片汪洋恣肆的大海
交换内心的重量

【阅读】

2018-07-16

太平洋

曾毓坤

我知道大洋宽广,机翼高悬
我知道这里藏得下
最隐秘的无知:

时间在这里被展平,像一只
仅作为铁皮的桶,光滑、广阔且沉重
下一秒是漏斗也是悬崖
    无法拽起我
时间也停在崖下,盘算
    世上某种元素堆弃的总和

经线和纬线,一对假装的敌手,
飞行的轨迹硬得像名字
    上面是他们随时签订、随时废除的合约
轻信,沉默如大洋,比人类更固执
也更软弱。而机厢寂静,凝集了两个世纪前
越洋船满载劳工的冷漠。这一刻
像脸丢失年庚
无法愤怒
或被记住

而日升几乎是层不带记忆的皮肤,我躺着
就像在担架里结痂,舷外的灰蓝是更烈的
流行病,沿着精确的几何向西扩张,抵达
斜下方的海,在岛屿的彼此排列中能呈现
原始星图,排列古代中东的黑曜石,闪着
对行星、丰收与时序词根的指认。而窗内
安逸,不真实,无法想象历史,也无法教
时间如何在更多的事物里执政。旅客熟睡
小孩精神抖擞,甚至忘记成长。钟表发热
如恒星的晚年。一丝寒冷始终在密谋夏季


我知道大洋宽广,机翼高悬
无法阅读的元素周期表里
万物失明
    永动
    彼此磕碰
        坠而不亡
在那张光滑扁平的铁皮上

【阅读】

2018-12-10

诗两首

章鹤天

《你在》

你在,无形的幽灵便缠绕在我的记忆之巅
生命才那么轻盈,美丽,充满无限的想象
在麦田的天空里,风吹着你金色的发,犹如抚摸
那样,我仿佛置身时间之外,无论衰老,或是消逝

接着,大海的浪花上会有一所房子,红色的
那里花园是色彩斑斓的石头围成的,且只种玫瑰
为了那群无家可归的贝壳,我重新筑建一片海洋
不是为了养鱼,而是为了放马,就在我们的门前

到了冬天,枯叶飘落,窗前会睡着流浪的客人
它是一只离家出走的猫,叼着烛火与糖纸


水是水的水晶

城市淹没了大地,大地淹没了海洋
在夜晚,我们趁流星雨来临
去见证末日的奇迹
到那时更多的废墟在漂流着尸体

而水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一切
一切的生存和一切的消逝
在水中,我们的每一次相见
都犹如死后的复活

你说“水是水的水晶”

【阅读】

2018-12-14

关于椅子的一种

辛泊平
关于椅子的一种印象

一群人进入酒店
衣冠楚楚
前呼后拥
一群人在一个雅间坐下来
每个人都有一把椅子
或者说
每把椅子上都坐着一个人
但中间只有一把椅子
一个人

服务员懒洋洋地端上茶水
笑脸粘稠
声音抽象
椅子上的人面容暧昧
一个人举杯
其他人都跟着举杯
一个人笑
其他人也都跟着笑
一个人隐秘的黑暗
被灯光挡在了外面

一个酒瓶突然倒在地上
惊醒了所有人
一个人讪讪地扶起酒瓶
对中间那把椅子说
“碎碎平安!”

酒精的马力越来越大
人们的语速越来越快
紧挨着的人开始频频碰杯
低声细语
话题开始分岔
坐在对面的人只能点头示意
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中间的椅子开始不满
扭动身子
椅子腿和地面的摩擦声
越来越大
终于,有人开始惊醒
端起酒杯使劲儿在桌子上磕
刹那间,十几颗头颅
像向日葵的花盘一样
齐刷刷转向中间的椅子
杯子也再次齐刷刷举起来

黑暗加深
那只是外面的事情
屋子的盘子发出耀眼的光
而人们的眼睛渐渐迷离
更多的椅子
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终于,中间的椅子被用力推开
坐在上面的人站起来
更多的椅子被推开
所有的人都跟着站起来
分散的话题重又聚在一起
瞬间爆炸
像礼花一样飞到天空

一群人走出酒店
前呼后拥
摇摇晃晃
那间屋子终于空寂下来
椅子们东倒西歪
服务员急匆匆地撤下盘子
擦拭桌子
把倒在地上的酒瓶子放进箱子里
灯光熄灭
那些被重新摆好的椅子
陷入黑暗中
整齐有序
端庄如初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日记

在诗歌里,每个日子都是纪念日
每个日子都有历史
只是,那些数字组合
并没有影响一棵树的年轮

每一天都会有人死去
有人诞生
泪水和悲伤
只属于某个狭小的空间

所有的日子都会进入记忆
少数人的记忆
没有颜色的记忆
与国家无关

国家的记忆在纸上
个人的记忆在坟墓里
重叠的部分
风云突起,江山易色

纪念日是一种需要
盛大的庆典与心灵的理由
正如今日,我写下星期二
只是我想到了点什么
2018年12月11日

苍老的愤怒

其实,没有什么可愤怒的
在一间屋子里
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凌乱
熟悉的煞有介事
熟悉的表情与细节
梧桐的叶子已经落光
一只喜鹊停在上面
并没有叫来传说中的喜讯
早上的梦破碎不堪
一杯酒里的阴谋
尘封于古老的族谱
爱情已经发霉
在粘稠的油烟里
玫瑰显得虚无
一只杯子掉在地板上
声音响亮
黑夜和白昼,都完整如初
而我却像一个老人一样愤怒着
——日子的轻佻
“交叉小径的花园”
荒芜一片
2018年12月12日

【阅读】

2018-12-10

田野的呼喊(组

朱佳发

放牛

天空的摇篮,盛放着山坡与树林
油桐树积攒的阳光飞针走线
总在惺忪时分,缝着蝉鸣的补丁
上午八九点钟的光芒与绿坡,严严实实
把童年闭上,鲜红,如一床棉被覆盖眼前
火的世界里,融化的眼睑安然入睡
犹如山坡与梯田,天衣无缝
农事催醒季节,吆喝擦亮犁耙
春耕,夏耘,秋收,冬藏
片刻的小憩,树上的战场
四时五谷与说岳隋唐三国水浒一片混战
无需三板斧,不用长矛与断喝
饱满之后,油桐子与连环画一起坠落
英雄在梦境里纷纷扬扬
秋风歇脚叶尖,不动声色
正午12点,反刍一个上午的阳光之后
老牛准时从坡上回到树下
把岳飞张飞程咬金秦叔宝
二小放牛郎和刚拔的兔草,装满一畚箕
塞进我那瘪瘪的小肚子,牧归的石砌路上
不规整的蹄声和足音,咕咕叫着,沉闷而响亮



夏收夏种时节

太阳合着酷暑的韵脚,明放毒箭
季节在身后穷随不舍
弯腰的美学,刀刃的饥渴
稻茬阵列森严,步步进逼
谷粒飞沙走石,在戽的大漠堆积金黄
打谷声击退响雷,飞汗砰砰作响
镰刀戽斗,箩筐谷笪
风车呼啸,吹稗留谷
犁耙辘轴,脱秧莳田
十指蛟龙收放自如,游走水田泥海
手无寸铁的智慧,如秧苗
扎稳脚跟,拔节而上
一丘一丘的绿,一层一层弥漫
在群山之间,妖娆着一年的炊烟
入夜时分,晒谷坪抖落一身金黄
米色的肌肤,如立秋的糍粑,裸露羞涩
月亮给远山近屋悄悄蒙上双眼
奔跑跳跃的黑点:星星的影子,左冲右突
男娃追逐打斗正酣,丫头坪角一惊一乍
“月光光,走四方;四方暗,走田坎……”
脆嫩的歌谣,夏夜唯一透明的遮羞布
溪水般荡漾在古老的月色中。村庄惓意顿消




田野的呼喊

整个山凹只回荡着一个声音
从家里到学校的田野,节选的冬天
奔跑,追赶,呼喊,整个村庄
只奔跑着一种声音
十岁的肚子紧贴后背,放学之后
厅堂空落,家门紧闭
一个转身,莫名的赌气自导自演
我把自己摁回十岁的剧情
错过的饭点,瞬间引爆整个童年的饥饿
咕噜咕噜叫着的,不是叛逆,不是责怪
在梯田间如履平地的,也不是勇敢
剧情的反转在于与母亲的邂逅
劳作归来的母亲,灰头土脸,锄头
如一株狗尾巴草迎风直立
身后的田野,陌生得像一场败仗
而空腹返校的读书郎
则是一枚泄气的败卒,突然低头猛冲
冬日田野,在母亲的追赶和呼喊中
不解地龟裂着,委屈层层叠叠
比倒翻的泥土还坚硬
憋着的泪眼,只飞奔一种声音


拔兔草

在田坎,我就像翻开课本
野草,一丛一丛地,不成行,不成段
但没有一个生僻的词和字
我能准确地叫出它们,兔子的粮食
就像轻而易举地读出课文
并把文字写进作业本
在山坡,我又打开课外书
更加高大的植物,点头哈腰
哈,我都认得你们
你们就像我天天一起玩的小伙伴
不用叫名字,彼此眼里也会发出亲切的惊喜
在幽谷,我知道,那是我连环画里的人物
历史和故事可能会搞混,但你们这些
大人们说兔子最为营养的食料
我就像记得英雄一样过目不忘
比如这兔子的人参,叫驳节草的
一节一节,长在山涧洼地,像我一样高
一折断,便溢出小白兔一样的汁液
拔驳节草时得由姐姐带着
翻好几座山,来回一天,但我一点都不累
我把每次拔兔草都当作一场考试
每次背回满满一筺兔草
我都像从学校领回奖状一样开心和得意

【阅读】

2018-09-07

磨镜

琉璃月樽

山体的毛发,凌乱而又有序
松柏从石头的毛孔探出脑袋
以绿色的姿态,站成永恒的青春
纤尘不染的天空,像一面磨镜
人类生产遗留的污迹,在这一刻被磨掉
别墅群傲然伫立,也唯有人迹罕至的土地
才有这样的蓝,嗅到自然的味道
而这些,需要你用一辈子努力与打拼
也或许,还远远不够

你是否,重新启用了儿时的双眼
纯净的目睹着这一切,发出的赞叹之词
在你成年的头顶不断旋转,慢慢地
成了来自时光遥远的回声,山的那一边
是你更弱小的身体与稚嫩的思想
可惜你再也无法翻越,抵达更低的海拔
一面磨镜面对你,那是一张来自故土的脸
张开的皱纹写满流离失所,填满沧桑
故乡,这是一个破碎又完整的名词
而『回到故乡 』,愈来愈多的人
正在含泪辨识

【阅读】

2018-12-07

命运

纪良英


把墙壁里窒息的钉子还给我
把夜之神灵放生萤火虫的灯盏还给我

把顽石的冥顽,风车和长枪的不化还给我
把风入松和虫破土的颤抖的疼痛还给我

把天堂里孤独的母亲还给我
把灶台、苦水和小小的团圆还给我

把黄金手杖下的大步流星还给我
把万籁俱寂里的气若游丝还给我

命运啊,
这草尖上的霹雳
这犀牛头顶上的露珠

【阅读】

2018-12-03

空旷:关于基诺

李冬春

空旷:关于基诺山

基诺山已经死去,而不是寂静
已经死去的不只是寂静
随之结束的还有想象
还有《基诺山祷词》的麂子和祷告
不要妄图与神灵对话,那些语言躺在故纸
神情发黄,骨骼变脆

山野最后一次送来荫凉
也被轿车排泄的游客,一口吞没
整个四月都在燃烧,毫无节制
树叶卷起,烫伤的梗
节节败退。比荒芜更深的秋
提前肢解了人间,荒芜的四月

只剩一只不关心人类的孤蝉
一直鸣叫,持续鸣叫,声嘶力竭
仿佛要耗尽力气与宽容
它的乌托邦只剩一截树桩了
隐居如此艰辛
它还在不管不顾,祭出唯一的对抗
基诺山如此空旷
不沉默,是一只蝉的底线

只想走过一条安静的街

曾走过一片安静的战场
白骨之上,蔷薇开得正浓
也曾走过安静的安达曼海
那片海,一切灵魂都静默无语
此刻,刚从哀牢和无量大山走下来
耳朵如此多余
喧嚣如此多余
我只想走过一条安静的街

我看见了芦苇

她被阳光照亮,薄如春晓
也柔弱。假如有风
她一定会飞扬

她在飞,我看见了美

小祁

2015年最后一天
普义的小祁,与我在人民西路
不期而遇。警察小祁那么腼腆
只剩微笑

必须要到他家,端出酒
一一摆出下酒菜
小祁才肯把他的诗
从手机里献出

手机内存即将被诗句装满
我嫉妒他的手机,背负着的光芒

拆迁

仿佛拆散一具无用的尸骨
一切都可以遗弃了
把窗户打碎,把砖头敲开
屋顶掀朝一边
世界打开,曾经只属于个人的秘密
也完全打开。拆迁这片楼房的日子
正是春天,所有树叶
都蒙上一层灰
即将成废墟的半截残墙
写着:世界不是你的
也不是我的。我们都被毁灭了
即使,我们仍旧活着

【阅读】

2018-12-03

立秋帖

楚歌

仿佛酗了一坛烈酒
长风酣畅之后吐出狼藉
樟树仍在用它的断臂寻找远去的马蹄
被夏天驱赶的人,穷途末路
在等一场淬火的雨
彼岸花已经开到彼岸了
蝉的鸣叫滑落至它的低音区域
有些别离终于珠胎暗结
有些荒芜正偷渡陈仓
比如枝头秀色可餐的无花果
比如在黄昏的余晖里交出底牌的银杏叶
它们的宿命加剧了时光的动荡
它们的斑斓混淆了我对落英缤纷的错乱
我明知道远处那一缕白云
是缥缈的,由水组成
可我固执的认为
那是故乡的烟囱里,升腾起来的
回家的召唤
2018-08-15

【阅读】

2018-12-05

夜行

罗夫


夜深了,街上没有了行人
只有晚风在路灯的照耀下
任性随意地逛行
所有的道路好像都腾空了出来
不再需要交警,维持秩序

我一个人在街道匆匆地赶路
仿佛成了夜的主人,路的知音
所有的门窗都已关上,都在防范着鬼魅的劣行
我是个无神论者,不担心会与鬼魅相遇
一个人是孤独的,也是自由自在的,像上帝

2018.7.5

【阅读】

共 2004 条记录,每页30条  第一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最末页  第 页